个人债务要求夫妻共同承担,律师助妻脱离债务麻烦

2021-06-11 14:03

  案情简介

  原告:李先生

  被告:赵女士

  被告律师:周通律师

  赵女士和郭先生系夫妻,二人于2001年10月登记结婚,郭先生在婚前购买了一套房屋作为二人的婚房,婚后随着生活的富裕夫妻两人都分别买了一辆车用于工作和生活。

  2013年,郭先生因资金周转困难向好友李先生借款220万元,并出具了《借据》一份,借款期限至2015年2月。

  2015年10月,郭先生与赵女士分别将其名下的车辆进行了出售,后二人协议登记离婚。

  借款到期后,李先生未收到郭先生的还款,故对郭先生和赵女士提起诉讼,主张借款系郭先生和赵女士的夫妻共同债务,赵女士应该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收到被诉通知后,赵女士表示对借款根本不知情,慌乱中找到了家港律师寻求帮助。

  办案经过

  接受委托后,家港律师迅速对案件情况进行了详细梳理,并第一时间到主审法官处查看原告所提交的证据材料,结合原告所提交的现有证据,周律师决定从债务来源及用途、是否知情、借款的合理性几方面来说服主审法官。为此,我们在庭审中指出,赵女士对郭先生此笔债务并不知情,郭先生也并未将借款用于夫妻共同经营和生活,赵女士有固定工作,其收入来源足以维持其日常生活所需。虽然借款时间发生在赵女士和郭先生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但属于郭先生的个人借款,赵女士不应承担还款责任。最终法官采纳了我们的代理意见,这笔债务最终未被法院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案件结果

  本案最终经审判结案。

  一审法院判决赵女士不承担还款义务。

  一审判决后,李先生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李先生对二审判决仍旧不服,提起再审申请,再审法院驳回李先生的再审申请。

  家港律说

  原《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于2018年出台,解释第一条规定:“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也即对于夫妻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签字所负的债务,需要另一方形成事后追认或其他方式等共同意思表示方可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本案中,赵女士对郭先生与李先生之间的债务并不知情,更未作出任何认可或追认该债务的意思表示,因此该债务不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此外,该解释第三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该条款确定了债权人的举证责任。一方大额举债,债务金额超过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如需要另一方共同承担偿还责任,债权人应该举证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由此可知,新司法解释的出台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弱势一方的利益,从债务形成源头上尽可能杜绝夫妻一方“被负债”现象的发生。本案中,李先生未向法院提交有力证据证明其与郭先生的债务被郭先生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因此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进而导致败诉。

  案外说案

  夫妻一方举债,另一方需不需要承担共同偿还的责任,这涉及到如何平衡非举债方配偶和债权人的利益。

  在2018年的司法解释出台以前,我国是按照《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24条,来认定一方举债究竟属于个人债务还是夫妻共同债务,对非举债方配偶的举证要求非常高,一般很难完成,因此绝大多数债务均被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彼时,社会上出现很多“婚姻法24条”受害者,配偶背着他们在外大额举债,他们没有享受到这些债务带来的利益,但在离婚时却需要承担共同偿还的责任,导致这些受害者在离婚后被债主骚扰追债,生活陷入困顿。

  但是司法实践中也存在举债人大额负债用于家庭生活,后无力偿债时,为了保住家庭资产选择离婚,并将大部分财产甚至全部财产都给非举债方配偶,导致债权人利益受损。2018年司法解释的出台,再次将一方大额举债的举证责任分配给债权人和举债人,更加注重保护非举债方的利益,本案即是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