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爱情长跑疑因出轨对簿公堂,助双方调解和好

2021-06-11 12:03

  案情简介

  原告:弋女士

  被告:冯先生

  原告律师:李莹莹律师、崔锦曼(实习)律师

  弋女士与冯先生系高中同学,情窦初开的年纪互相暗生情愫,一起经历了十年的爱情长跑,于2014年春节在大家的祝福中步入婚姻的殿堂。

  但婚后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为一地鸡毛的琐事频繁争吵不说,弋女士还发现冯先生总是一天到晚地玩手机,偷偷查看其手机才发现其与很多女生有着不明不白的暧昧关系。

  弋女士怒火中烧,认为双方虽然恋爱长达10年,但多为异地恋,婚后才发现对冯先生可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了解。弋女士认为双方的感情已经彻底破裂,没有和好的可能,请求法院判决离婚,并要求冯先生赔偿自己精神损害10万元。

  但冯先生不同意离婚,认为其与弋女士经过了近10年岁月的考验,有着深厚的感情基础,婚后由于生活习惯等的差异有一些小的摩擦都属于正常现象,自己愿意为弋女士改变,希望能与弋女士重修于好。

  其次,就弋女士指认的“出轨”问题,冯先生并不认同,并解释说自己与异性并非暧昧,而是正常的同事关系,是弋女士太过于敏感,缺乏对自己基本的信任。

  办案经过

  弋女士找到我们的时候,异常气愤与生气,认为自己遇人不淑,这么多年都没有看清楚冯先生的真实面目,他就是一个渣男,欺骗了自己的感情,请求给与自己青春损失费。

  李律师与崔律师了解了案件的基本情况后,认为本案并不复杂,双方没有子女,也没有共同财产,且自由恋爱有深厚的感情基础。但因为生活中的一些琐事,争吵后头脑发热便要离婚,其实矛盾远没有达到需要通过离婚来解决的程度,便决定采用调解的方式,通过律师的介入让双方都冷静下来仔细思考与考虑,最终双方重归于好。

  案件结果

  弋女士撤诉,夫妻和好

  家港律说

  出轨,是我们在家事纠纷中经常会遇到的问题,也是很多影视剧中常会出现的桥段,但关于出轨在法律上的认定与影响问题,是我们需要注意的。

  

 

  首先,一方存在婚内出轨,是否会影响法院判决。实践中,我们经常会遇到当事人发现对方出轨,然后要求对方“净身出户”或不分、少分财产的情形,这种因过错方导致离婚的情形在实践中确实比较常见。根据《民法典》第一千零八十七条的规定:“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按照照顾子女、女方和无过错方权益的原则判决。”根据本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既要考虑照顾子女权益和女方权益,也要兼顾照顾无过错方的权益,三者缺一不可,司法实践中,多数情况下女方权益与无过错权益是一致的,但是也有不一致的情况,法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判决。

  其次,关于婚姻家事案件的处理方法。我们通常认为,婚姻家事案件最好是采用谈判和调解等温和的方式来解决,调解也可谓在我国婚姻家事案件的处理中运用到了极致。古有“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现有《民法典》离婚冷静期制度,都是为了避免冲动型离婚。在本案中,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李律师与崔律师选择采用调解的方式,通过律师的介入与心理上的引导,加强彼此的信任与包容,最终让二人重归于好。

  案外说案

  夫妻忠诚是恋爱和婚姻绕不开的话题,而如今“夫妻忠诚”已经不仅仅是道德义务,更多时候也是法律上的义务。但是,法律对婚内出轨的制裁,往往也只能起到事后诸葛亮的作用,更多的是离婚时给予无过错方一些财产上的补偿。

  好的婚姻需要用心经营,著名心理学家约翰·戈特曼在《幸福的婚姻里》里提到,在大多数离婚案例中,婚外情恰恰不是离婚的根本原因,而是婚姻中存在的问题将夫妻双方送到离婚的轨道上,也使其中一人或者两人去寻找婚外情。大部分记录过婚外情的婚姻治疗师发现,这些婚外情往往与性无关,而是在寻求友谊、支持、理解、尊重、注意以及关心,这些原本是婚姻应该提供的东西。